环亚官网首页
    环亚官网首页

俞敏洪的第二张牌

  • 文章来源:未知 / 作者:admin / 发布时间:2021-12-22
  • html模版俞敏洪的第二张牌

    时代的旗帜迎风招展,资本市场风云变幻

    科创板、北交所先后落地;新能源、半导体、教育……产业赛道更迭兴替

    新格局下谁能勇立潮头,抑或厚积薄发、静水深流

    作者|缪凌云 姚悦

    红色车子驶向远方,新东方的“教培时代”划上了句号。

    直播间内,略带沧桑的俞敏洪表示,要成立农业平台,和百名老师一起带货......一时间,引来唏嘘一片。

    当然,俞敏洪本人的资本故事远不止于此,其以洪泰基金等平台投资的诸多项目,正迎来收获期。

    或许,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吧。

    第二张牌

    俞敏洪是一个矛盾的人,或者说复杂。

    他从来不掩饰对于成功的渴望,他的演讲总是充满了激情,就像很多新东方的教师、职员、学生,都应该见过的一本红色小册子,把“生而为赢”印在了封面上。

    “十二瓶茅台喝出洪泰基金”的轶事,也给人一种浪漫主义色彩。

    甚至,在洪泰成立之初,谈及长处时,他大声地说出了四个字??有钱有势。

    他又极其谨慎。新东方的著名校训,“绝望”二字刻在了“希望”之前;作为一家年轻的天使基金,洪泰却特别注重投资的稳健性,2014年成立以来,拒绝了一个又一个彼时的热门项目。

    包括俞敏洪熟悉的教育领域,许多后起之秀初创之时,都曾向这位行业的先锋式人物抛出过橄榄枝,不过少有投资落地。

    这使得洪泰错过了不少明星项目,特别是近年异军突起的数家超级独角兽。即便是上述教育公司,在过去的几年内估值亦都出现过暴涨,并有过“IPO、并购”等良好的退出渠道。

    当然,洪泰收获了属于自己的果实。

    成立七年,洪泰基金投资企业逾百家,主要集中在五大领域??信息技术、先进制造、医药医疗、新消费和新材料,其中不乏资本热捧的行业明星公司,且有些已经成功上市,或者进入IPO收获期。

    上图洪泰基金所投部分知名企业:

    众创空间优客工场(UK.US)登陆纳斯达克近一年、力诺特玻(301188.SZ,硼硅玻璃龙头)创业板挂牌交易在即,酒仙网、奥比中兴(3D感知技术方案提供商)、飞书深诺(数字营销机构)分别在冲关创业板、科创板、港交所,新消费领域另一家投资标的KK集团,也刚在港交所披露招股书,作为一家潮流集合店,其获得了京东和阿里系的同时加持。

    去年末,水下机器人研制商深之蓝,成功融资2亿元;今年初,研究智能驾驶平台的驭势科技,获得包括国开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在内的10亿元融资;卡奥斯是背靠海尔集团的工业互联网平台;章子怡、陈数代言的小仙炖燕窝,亦有着不小的名气……

    对于洪泰基金投资风格与投资收益之间的取舍,盛希泰曾解释,基金成立最开始的几个月,出手也比较迅速,观察到行业普遍过热后,风控出身的他迅速调整了投资节奏,遵从“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,风控是第一纪律”的准则。

    另一方面,早在七年前,洪泰就已经确立了前述五大赛道,并一直坚持至今,从而能够穿越行业估值波动周期,以更加合适的价格,持续挖掘相关领域优秀公司。

    例如2018年6月,洪泰基金以7925万元,获得了力诺特玻约871万股股份,持股比例约5%,以13元/股的发行价计算,3年浮盈已超40%。当然,最终退出价格还有待未来二级市场的反映。

    还有俞敏洪,就像开篇所述,虽然喊出了“有钱有势”的口号,但真正出手之时,同样“谨慎谨慎再谨慎”。这背后,除了对盛希泰的充分信任之外,新东方在线业务的慢启动,就已反映出他的风格。

    “把所有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,然后小心看好你的篮子”,很显然,重点是后半句。

    洪泰资本并非俞敏洪唯一的投资路径,他和盛希泰的另一家平台鑫宸实业,位列万集科技(300552.SZ)、万泽股份(000534.SZ)两家上市公司的十大股东;另通过珠海超新星燕园、北京燕园创投等平台,间接投资了美景荣化学、全景网络(834877.OC)、维珍创意(430305.OC)等企业;俞的新东方和信中利、和君商学在投资领域亦有交集。

    新东方的选择

    1993年,《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》出台,打了三年“游击战”的俞敏洪,得以成为正规军,在北京一间透风漏雨的小平房里,“北京新东方学校”悄然诞生,时值秋冬,却迎来了一个时代的春天。

    伴随着国内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,与海外的交流增多,主打托福、GRE培训的新东方乘势而上。

    2006年9月,曾经多次签证被拒的俞敏洪,站在了纽交所敲钟台前,新东方成为中国在美上市的第一家教育机构;2019年3月,控股子公司新东方在线(1797.HK)在港交所上市,成为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;2020年11月,新东方在港交所二次上市,成为首家回港二次上市的中国教育公司,股价一度飙升至1300港元/股,成为港交所史上首支“千元股”。俞敏洪也是中国教育行业中唯一实现三次“敲钟”的创业者。

    然而,时代风向的骤变,吹落了整个行业。

    2021年10月25日,新东方在线称,将停止经营内地从幼儿园到九年级的培训服务,终止预计于2021年11月末之前生效。此前,新东方在线全资子公司“东方优播”宣布关闭K12业务。

    被放弃的,是新东方在线重要的“现金奶牛”。财报显示,2021年,K12教育分部占其总营收的55.5%,其中,近两个财年,K9业务占K12教育分部的58%至73%。而且,K12教育业务还是新东方在线近年付费人数最多的业务板块。

    除了线上业务,新东方规模更大的线下业务同样作出类似调整。

    9月24日,新东方高管会上,俞敏洪宣布,秋季课程结束后将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,各个城市也会逐渐关闭教学点。

    日前,新东方表示,因为业务调整新东方各地学校退租了部分校区。11月4日,新东方公众号发文称成都、西安、郑州、太原、合肥、宜昌、佛山、兰州、连云港、武汉、乌鲁木齐、海口……越来越多的分校参与到捐赠课桌椅的活动中来。

    “一辆红色卡车驶向远方”,一度伤感了半个朋友圈。

    关停K9业务,新东方营收结构和规模将会受到重大影响。

    2021年,新东方主营业务分为“教育项目和服务”“图书和其他服务”两大类。具体而言,前者细分为“K12校外辅导、备考和其他课程”“民办中小学”“幼儿园”“在线教育”四类,后者细分为“图书”“出国咨询”和“游学”三类。

    2021财年,教育项目和服务收入39.37亿美元(约251.6亿元人民币),图书和其他服务收入3.4亿美元(约21.73亿元人民币)。其中,K12校外辅导、备考和其他课程收入36.67亿美元(约234.34亿元人民币),占全部收入的85.8%。

    瑞银7月底的研究报告称,中小学课后辅导业务占新东方2021财年80%的收入。

    11月7日,俞敏洪直播时确认,新东方将停止最大业务,接近1500个教学点要退租,课桌椅还要再送至少8万套;他同时表示,新东方未来计划成立一个大型的农业平台,将会和几百位老师通过直播带货帮助农产品销售,支持乡村振兴事业。这或许还可以与洪泰的“新消费”,有所共振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抛开K9相关业务,新东方依旧有着百亿左右的营收规模,在国内教培公司中依然位列龙头。

    时代留下了希望,新东方还能重新辉煌吗?

    激荡二十八年

    行业冷暖,同此凉热。

    二十八年前,新东方成立之际,距离俞敏洪老家江阴150公里的扬中,13岁的张邦鑫还在努力读着初中,没有人会想到,后来的教育大省江苏,会出现两位教培行业真正意义上的“卧龙凤雏”。

    2002年,张邦鑫进入了俞敏洪的母校北京大学,攻读研究生,两人人生轨迹,开始加速靠近。

    北大读研期间,张邦鑫做了七份有关教培方面的兼职,2003年,他开始同时在线上线下开设培训班。

    次年,一度因股份制改革被迫下台的俞敏洪,再次回到新东方权力中心,虽然体量差距尚且巨大,但二人终是站上了同一个舞台。

    此后,俞敏洪带领新东方成功赴美上市。张邦鑫将自己的教育培训机构取名为学而思,专门从事中小学课外辅导。新东方也开始了K12 业务??优能中学,新东方在线成立。好未来相继上线运营了奥数网等众多网站。

    新东方赴美上市的四年后,2010年10月20日,学而思在纽交所上市,不久,公司整体更名为好未来。敲钟时的张邦鑫只有29岁,是当时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,他和俞敏洪,创造着不同的历史。

    历经多年发展,新东方和好未来逐渐形成了稳固的双巨头地位。

    2017年至2020财年,新东方的营收分别为18亿美元、24.44亿美元、30.96亿美元、35.79亿美元(约228.72亿元人民币),好未来的营收分别为10.43亿美元、17.15亿美元、25.63亿美元、32.73亿美元(约209.16亿元人民币)。

    上图为两家公司营收状况(单位:亿元)

    可以看到,两家公司的规模持续增长。

    如果说新东方是探路者,好未来的上市,则掀动了教培行业的热潮。

    2014年前后,在线教育项目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出,在资本的热捧下,它们中的不少公司,仅几年的时间便扩张成独角兽,甚至IPO上市。

    面对日渐拥挤的市场,只有赢家,才有活下去的资格。独角兽们开始了疯狂融资、烧钱、获客的残酷生存竞争,迟到了十余年,教培行业的野蛮生长阶段还是来了。

    一时间乱象丛生,退费困难、霸王条款、虚假广告和诱导消费等问题凸显,消费者投诉不断上升。

    2019年学而思网校、作业帮等头部企业砸下数十亿资金,点燃了一场场惨烈的营销战,大批在线教育企业,在头部的猛烈进攻下黯然消失。

    2020年,在疫情的催化下,资本携带着新的弹药加速入场。网经社电子商务中心的数据显示,2020年,在线教育行业融资金额超539.3亿元,超过了过去四年的总和。

    然而,2021,一声惊雷炸响,火热的教培市场迅速冷却。短短数周甚至数天,行业“头部”纷纷偃旗息、各寻出路,学而思卖打印机、猿辅导卖羽绒服、新东方捐掉了学校的桌椅……激战正酣的各方,竟以如此形式收尾。

    教培行业进入资本乱战时,俞敏洪是少数率先发声的业界大佬。

    2020年11月,俞敏洪公开表示,他不认为在线教育是一个可以跑通的商业模式,“每收一分钱,利来国标娱乐app,就要先花掉两块钱。资本是背后重要的推手,一旦停止输血,会哀嚎一片”。

    最终,一语成谶。

    谨慎的新东方,也未能独善其身,但“应退尽退”、“无偿捐赠”,终究是保留了行业最后的体面。

    繁花落尽、鸟雀投林,不知道直播镜头之外的俞敏洪,目送着红色卡车离开的时候,脑海中有没有浮现自己摘录在《生而为赢》的那句话:

    如果有机会,我很愿意能再活它一次。

    相关的主题文章: